您的位置: 红桥信息网 > 历史

公务员兼职售假药制假工厂隐身内蒙古草原

发布时间:2019-11-09 19:13:04

公务员兼职售假药 制假工厂隐身内蒙古草原

千里追踪斩断假药产销利益链

生产制造假药并通过下线销售,随着犯罪嫌疑人的相继落,一起跨湖南、黑龙江、山东、北京、河北、贵州等6省市的重大制假团伙被民警一举打掉,抓获涉案人员36人,其中刑事拘留12人,查获市值7余万元的假药。经查,涉案药品达24万余瓶,涉案金额168万余元。

正规药房惊现假药

去年12月,怀化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一次例行检查中,发现城中大药房出售的一种复方甘草片系假药,该局马上将线索提供给市公安局,警方当即展开侦查。

按照我国法律规定,销售药品必须从药品经营企业或者是生产企业进药,作为一家正规药房,怎么会出现假药?警方在调查中发现,城中大药房出售的复方甘草片并非从正规医药公司进货,而是向一名药品推销员购买的。

而至于这名药品推销员,药店方称并不知道其身份,只知道一个号码。很快,警方就得知号码的主人是杨某,是中方县某单位的一名公职人员。

经过5个月的秘密侦查,警方发现作为国家公职人员的杨某的确在推销假冒药品。而且,杨某还有5个下线,将假药推销到怀化各县市以及贵州等地,主要销售复方甘草片。

神秘上线现场被擒

根据多年的办案经验,警方估计在杨某身后应该还隐蔽着一个售假或制假团伙。

很快,警方发现,杨某经常和山东济南的一个号码进行联系,而这一号码的身份信息是虚假的,侦查陷入了困境。

今年5月6日,怀化警方奔赴山东济南开展侦查。果然,经过半个月的秘密摸排,一个名叫“陈军”的男子落入了警方的视线。警方发现,每次“陈军”去发货,发货单上填写的发货人却叫“吴青松”。而“陈军”在银行提款时,开户人姓名却叫李某。通过身份信息辨认,警方发现开户名李某的丈夫叫高某,而高某正是民警一直跟踪的“陈军”,“吴青松”则是高某发货时使用的假名。

5月25日,高某再次发货时,民警将其人赃并获。同时,警方让这批假药发往怀化。两天后,假药到达怀化,民警秘密布控在快递公司周围,可杨某当天并没提货。

几天过后,杨某终于出现了,此时,民警一举将其抓获,并当场收缴了40件假复方甘草片。

草原上隐藏造假工厂

在审讯中警方得知,高某并不生产假药,只负责销售,他的上线是一名叫“芝姐”的女人。

通过侦查,警方得知“芝姐”名叫周某芝,线索显示,她大多数时间在内蒙古,和高某只通过和络联系。看来,内蒙很可能窝藏着制假工厂。警方到达内蒙后,经过一个月的艰苦摸排,制假工厂终于浮出水面。

民警发现周某芝等人的落脚点是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内的一个工业园,那里有一排厂房。高某被捕后,周某芝无法和他取得联系,引起了她的警觉,她马上遣散了工人,关闭了生产线,并逃出奈曼旗。目前,警方正对周某芝展开上通缉。

假药主要流入农村市场

8月5日,采访了犯罪嫌疑人高某。据其交代,他们通过医药群认识,交易过程很简单,上线发货,下线再打钱给上线就可以了。

警方随后发现,在两年时间里,杨某售卖假复方甘草片金额达到100万元,有超过90万片的假药流入了怀化。据调查,这些假药主要流向了怀化的多个县市区,其中,芷江是重灾区。仅在这一地,进假药的医疗机构就有34家。

杨某以2.4元的价格从济南购进假药,加价40%转手给业务员,业务员再加价卖给各乡镇卫生院等医疗机构,最终假药以7元左右的价格销售给市民,虽然经过了三次倒手,其售价还是比正规药品便宜3元以上,而且经常断货。

嫌犯高某认为假药都是淀粉做的,吃不死人。可当反问他有病时,会不会吃自己卖的假药,他却沉默了。(通讯员向文娟罗明媚)

原标题:公务员兼职售假药制假工厂隐身内蒙古草原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路林强

民生风情
长春法律网
湖南爱宠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